首页 欧宝app正文

aa标题

rdmin 欧宝app 2021-10-14 12 0 标题

  同样是公交题材,上一篇估计同好者不多,这一篇则通俗易懂,只当是奇闻趣事看看即可。

  因为去年在某公司工作的缘故,乘了大概半年的徐川线,这真是一条神奇的公交线路,令我这么一个从小学一年级起挤17路上学的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大开眼界。

  徐川线,全名徐川专线,顾名思义,是徐家汇地区到川沙的公交线路,其运营公司为强生公交。沿路各站分别是川沙客运站、人民医院、桃园新村、南桥路、川沙公园、新源路、川沙农工商、妙境路、城西、药水弄、对面街、唐陆路、新桥、王恒昌桥、十村、陆家大桥、益丰、张江、高科技、紫薇路、钓鱼桥、新茂、外语学校、杨桥、中界、沪南公路、天池、下南路、艾镇、六里、东方路、浦三路、海潮路、斜桥、打浦路、枫林路、莘耕路(下行天平路徐家汇)、斜土路(下行裕德路)、天钥桥路(下行单向)、上海体育馆。当然,这是规定的停靠站,事实上,徐川线停的站比这略多。

  我家住海潮路这站,公司则在钓鱼桥(张江地界),去的时候徐川线路线应该为从陆家浜路上南浦大桥,浦东南路出口下,走浦东南路-南码头路-东方路-浦三路(回来的时候直接从浦三路走浦东南路上桥),经过六里和艾镇后转北艾路-莲园路-沪南公路-川北公路(川北的本意是川沙到北蔡,现在这条路改名为高科西路)-高科路,到钓鱼桥下。

  刚开始坐徐川线的感觉有2个,1是等的时间长,刚开始坐车的时候曾经问过售票员,你们这车几分钟一班,回答8分钟,这肯定是扯淡。我在后来坐车的过程中听到过20分钟一班的说法,但实际上,在站台上等半小时绝对不是稀罕事。2是车子开得快,曾经有人说576是上海开得最快的公交车,那是他没乘过徐川线,我多次观察过576和徐川线在南浦大桥上的表现,基本上,576就是爬。从我家到公司,行驶时间一般是40分钟左右。徐川线的车厢内有一个小黑盒子,可以显示当前的车速(公里/小时),我最高看到过一次报60的,一般50+是很正常的。作为公交,的确是比较快的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特别之处被注意到:

  1 徐川线用的所有司机和售票员全是川沙人,他们习惯用一口我能听懂点,又不能完全懂的川沙话互相交流,和乘客的交谈倒是川沙口音的上海话。徐川线的司机特别喜欢打手机,而且全是用川沙话交谈,一般在这40分钟里,打3,5个手机的算少的,多得能打10几个。我对此是非常难以忍受的,一方面是从交通法规的角度讲,司机特别是公交司机应该绝对禁止用手机,另一方面是他们说的话我听不懂。不过听得多了,我总算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他们热衷于给其他车上的司机打电话,讨论的事情主要有2样,1样是关心上一班车或者下一班车开到什么地方了,另外1样是路况如何。这真是一个很原始的交通信息台啊。当然这个活有时候也让售票员做。

  2 除了用手机交流,直接的交流也是不可缺少的。徐川线从下南浦大桥到进张江之前,开的路基本都是双向2车道的,每当和对面驶来的徐川线汇合时,两辆车的司机通常会心有灵犀地停下,然后隔着车窗交流几句。这是我在其他公交上从来没看到过的,真让我十分感叹这种在司机之间类似断背的友谊啊!

  3 打卡,每次徐川线路过南码头路的时候,司机总会在马路中把车停下,售票员拿着一张小卡片,一路小跑,到街边的一家不知道什么店的某台机器里里打一下时间,然后再回到车上,这个貌似也很巧妙。

  说到底,我基本推测,强生公交对于徐川线的考核,主要以时间为主,卡时间是司机们最关注的,不仅起点到终点的时间要控制,半路中的时间也一样要控制。

  而为了卡时间呢,司机们无不用其极:

  1 超车 当然不能以交规里的标准要求徐川线的司机,但是,随意超车,逆行超车(我没注意路中是实线还是虚线),他们基疽丫搅讼朐趺闯驮趺闯木辰纭F齑ㄏ咦叩牟簧俾范际撬?车道,比如莲园路,川北公路等,那和对面来的车打个照面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每每如此,售票员总要和同方向的车狂打招呼,让司机可以插进去。而对面的司机最多也只能按按喇叭,当然最搞笑的也经常发生徐川线对徐川线的情况。

  2 闯红灯 这个貌似是扣3分啊。。。对于徐川线的司机来讲,交通信号灯在他不赶时间的情况下还是有作用的,在他赶时间的情况下,那就是一摆设,除了陆家浜路跨龙路这个红绿灯我没看到闯过外,其他每个红绿等都不例外,甚至包括非常大的路口的,比如浦3路接北艾路那个。其实,我对于闯红灯的人,特别是司机都非常之敬佩,当一个人不再珍惜生命,那他也真的无所畏惧了,真的猛士啊!

  3 停站 虽然不能说停得完全随心所欲,不过也是非常是感性。平时徐川线在川北公路上要停大概4,5个站,包括杨桥和中界见的水泥码头,中界和沪南公路之间的华佳花园,白杨路莲溪路==,沪南公路到天池中间多停北蔡中学,天池到下南路间多停的站忘了。而且这对于所有的徐川线司机来讲,都是天经地义的。但是,一旦赶起时间来,一般正常能停的站,他也就一个油门过去了。曾经碰到过一次,下班时候,杨桥上来一个人,张口就骂,说已经有3辆徐川线没停了,想想徐川线车辆间的间隔,换我也抗不住。

  4 变道 这是我觉得最夸张的事,真是想怎么开就怎么开的新境界。一般司机在觉得前方比较堵,或者他在和其他司机的电话中得知了前方堵车的信息,他就会选择换条路开。我经历过的变道有:

  某天早上,司机途经六里,觉得浦3路比较堵,一个小转就到齐河路上了,旁边一老太刚上车,疑惑地问,这是徐川线伐?我回答,是的,今天司机想换条路开。然后车走南码头路,昌里东路,又折回到浦3路上继续堵着。

  某天早上,川北公路上堵着(事实上这条路一直堵,据说是浦东花木地区和北蔡地区的分界线,双方都不愿出钱拓宽。)还好司机通过手机及时了解了这信息,于是他果断地选择了在白杨路莲溪路口(该路在川北公路以北叫白杨路,以南叫莲溪路)左转,然后走芳草路,泵站路到底,从一条根本不是路的弄堂里再回到川北公路上。一路上基本没其他车,的确节省了不少时间。

  最夸张的一次,某天早上,也是在川北公路上,不过这次司机得知的情报晚了,基本已经到快到中界才得知这个信息,而一过中界,基本再无可以绕的路了,司机开始叫,“到中界,水泥码头的这里先下,不停了”然后在镇中心路选择了右转,一路朝南。北蔡这地方,路倒不多,农田农舍倒不少,恍惚间我以为自己是去近郊踏青。开了10来分钟,终于找到了一条可以左转的路,新陈路,兴冲冲开到罗山路,发现转不到罗山路上,在这里罗山路是高架,司机估计只能硬着头皮开,已经不知道是什么路了,只能说是沿着罗山路的方向,在一条乡间小道上,继续往南。最后,在华夏西路附近终于回到了罗山路上。而司机也没选择沿罗山路到高科路进入张江,而是在张衡路就转入张江,可能是张江地广人稀不受红灯约束,颇有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的味道。然后车上的乘客打招呼,杨桥也不停了,大家到外语学校下吧。这个圈子兜下来,基本是20分钟。

  当然,卡时间既有要赶的,也有要拖的,下班的时候倒也算了,上班碰到拖时间的,那就真的算倒霉,如何判断是拖?只要看售票员在南码头路打卡的时候,是一路小跑过去的,还是闲庭信步过去的就知道了。计速器报30左右的速度,那也肯定是司机在拖时间了。

  说到计时器,我还想起一件关于徐川线的速度的小事(迷之音:真的是小事么?)。前文提到我看到过徐川线开到过的最高速度是60Km/hrs,不过这是有计速器记载的数据,有一次徐川线上演了一次生死时速,而速度,已经不可考。某天下班,徐川线开在浦3路上,司机觉得很不爽,因为前面一辆Audi开得有时快有时慢。徐川的司机觉得这辆Audi是在故意卡他的路,觉得非常是不爽,终于,在过一个红灯的时候,这辆Audi自己过去了,让徐川线吃了个红灯(这次倒没闯红灯),他再也忍耐不住,就看到他嘴里骂骂咧咧,噌地从座位上站起,拿出一把老虎钳,打开计速器旁边的盖子,进去捣鼓了下,用力一拔,算了废了计速器。一等绿灯,徐川线飞也似地蹿了出去,直追那辆Audi。当时的速度因为缺少了计速器,所以不可考。司机一边眼睛直直地盯着前方,一边嘴里还在念叨着Audi司机的各种女性亲属,脚睬油门竟不含糊。眼看,那辆Audi

  就在前方,马上要追到了,我心里非常之忐忑,就在想,徐川线准备怎么着?一头撞上去?不由得握紧了扶手,准备考虑采取保护自己的措施。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快追到的节骨眼上,Audi一个右转,进了旁边的弄堂,徐川线的司机心有不甘地说着骂到,小比样字,算你运道好之类的,也就过去了。

  虽然我对这些徐川线的怪诞现象难以接受,不过大多数情况下,我会选择就当看戏,除非严重侵害了我的利益。印象中,这种事只发生过一次,某次下班,司机不断和人打电话,车至浦3路,眼看马上要上桥了。司机把车在旁边停下来了,我当时就发彪了,质问司机什么意思。实际上,我听他电话里讲得真切,原来,他的后一班车出了故障,不太能开了,那个司机打电话给他,要求他接掉客人,于是,这辆车就停下来,等后面故障的车,而那辆车刚到艾镇。司机和售票员都说要帮下一班车,我当场就不同意,要接客人也是那辆车的下一班车接,怎么会有车子出故障叫前一辆车接的这种荒谬之事。听我一讲,车厢里的乘客全开始骂司机。那个司机终于抗不住了,上了桥。

  离开了在张江的工作,我以后乘徐川线的机会也不多了,所以把这些奇闻逸事记下来。其实,在我看来,徐川线的司机也不是坏人,他们的思想很淳朴,很憨厚。关键是,作为公交车的司机,其素质有待提高,而这素质,不是指开车的专业素质,而是一种比较general的素质。(先申明我这里没有歧视川沙人的意思)同样,不是说农民进了城,就是农民工了,要成为农民工,还是要接受一定的素质教育的。(算了,这篇文章还是走轻松的路线吧,这些不说也罢)

  更多文章,请访问/

  ps:这是广告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