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欧宝app官网正文

《不同的存在》第126章至130章

  第一百二十六章 莫名的担心

  方千逸没有直接去方龙行的办公室,而是直接去了张凤义的办公室,一进门就看到了王海涛。

  王海涛也被这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给惊呆了,昨天方千逸来了之后,他就去了会议室,参加全体公司秘书年终工作部署会议了,会后到了下班时间,他就直接回家了,并没仔细的观察方千逸本人。

  最近他一直都是尽量给张凤义跟方龙行创造单独接触的机会,只要方龙行一出现在张凤义的办公室,他都很识趣儿的、并以最快的速度闪人,做到不碍事,具体说是:不碍小方总的美事。

  最主要的原因是王海涛觉得,眼睛见不到,心里面就不会太发烦。每每看到张凤义的变化、与他脸上洋溢的幸福之色,还是由衷的在心底送上了应有的祝福。是啊!还能有什么事,能比得上让张总幸福再重要的事情了呢?在王海涛的心中,他的张总永远都是第一位。

  王海涛在见到他之后,上下认真的打量了一下方千逸。眼前这个身材同张总几乎一般高大,面容出众,身材更没的说,打扮非主流,头发颜色时尚的年轻人,绝对可以给人带来视觉上的冲击。

  在这个日常以职业装为标准的公司里,看到如此另类的打扮,任谁都会觉得他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隐约觉得他长得像极了某个人,是哪个明星来着?王海涛真的有些说不准,时间有限也不容他多想。

  “请问您是要找张总吗?您提前预约了吗?您是哪一位?您请坐,我去给您通传一下。”惊讶之余的王海涛还是有礼貌的问了一连串的问题。并下意识的给方千逸拦了下来,没有允许他直接进入到里间的办公室。“能够通过保安与前台,并大模大样的来到了张总的办公室,此人非同一般。”王海涛在心里面暗自揣测着。

  “你就是凤义大哥的秘书吧?我是方千逸,你就跟他说,我现在想见他。”他扇形的长睫毛忽闪着,用英语说道,很显然他能听懂王海涛话的意思,但是由于他中文口语的水平真的是非常有限,只能选择用英语跟王海涛交流了。

  方千逸被王海涛的举动也震惊了,自己想要见一个人从来都没这么难过,原来张哥的办公室真的如大哥所说:是全公司的禁区啊!

  他便仔细的上下打量了一下王海涛,看此人的面貌也就是三十出头左右的年纪,个子不矮,长相较好,比较斯文的类型。在方千逸的眼中,男的秘书一般都是带着厚厚眼睛,头发比较稀疏,老气横秋的那种形象。

  然而眼前的这个人,彻底颠覆了他以往对于男性秘书的形象判断,绝对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不但不老气,还很年轻,穿着打扮也非常的得体,虽说不是绝佳的姿色,但也能算得上是个帅哥,给人一种清新自然、文质彬彬、并充满了儒雅的书生气息的感觉。

  方千逸在认真的用目光扫过王海涛之后,心中开始又给他打了分,此人虽然比不上自己的身高,但是也算是个身材高挑的男子,比自己也就矮五厘米左右,他的身高绝对有一米八三左右。

  容貌虽然算不上特别的俊美,但也有自己的独到之处,也能勉强算得上是个帅哥,这气质嘛!绝对可以算得上很出众的类型。当然是比小爷我逊色不少,不过要比起两位哥哥的话,那就是天上地下之分了。

  “方千逸先生,请您稍等,如果张总现在方便,他会很快见您。”王海涛一见来人说了一口流利的英语,他也礼貌的选择用英语与其对话,并作了一个让方千逸请坐的手势。

  “请问您喝什么类型的饮品,是茶?咖啡?还是白水?”他又有礼貌的征求方千逸的意见。平时张凤义只喝这几种饮品,他办公室里面的饮品也只有这些,没有公司茶水间里面的饮品品种多。

  “请给我一杯水,谢谢。”方千逸有礼貌的说道。

  “这个人表现出来的是忠心吗?是对张哥的忠心吗?只是简单的领导与下属之间的单纯关系吗?他是不是太过于紧张自己的领导了?领导跟员工的关系不是应该平等的吗?他对张哥抱有怎样的想法呢?或者是我想太多了吧?”在

  方千逸坐到了沙发上的时候,他的内心深处突然冒出了很多的想法,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从一见到王海涛起,他就会有这种念头。或许是他出于对张凤义使用的这个男秘书的好奇心吧!这与他平时敏锐的观察力是分不开的。

  转而一想:“可能是我很在乎张哥的原因,就连他身边的所有人都会引起我的注意吧?是不是我太过于的敏感了,不过我还是要认真的观察一下他的这个秘书,此人并不简单。这么年轻就能成为‘万盛国际’的头号大秘书中的一员,一定是有过人之处啊!”

  王海涛有礼貌的给方千逸倒了一杯温水,示意他稍等。然后转身便去敲里间办公室的门。

  “请进。”里面传来了方千逸已经熟悉了的声音,听声音就知道张哥的精神状态很好,他本来提着的心,就不再那么的紧张了。

  “张总,有位叫方千逸的先生,说是想要见您,不知您现在是否方便,用不用我转告他稍等?”在进入到张凤义的办公室门后,王海涛小心的试探着他的张总的意思。

  “知道了,你去忙吧。”几个简单的字,在张凤义的口中飘出,声音温润、清澈,却也听不到任何的情绪波动。

  虽然王海涛没有得到明确的答案,但是他从张总的动作中已经看到了答案,说完这句话之后,张凤义把手中的资料放在了办公桌上,直接站起身,朝着外间的办公室走去。

  虽然他每走一步,下面都会传来疼痛的感觉,但是他就当自己是个没事儿人一样。他自是不会让任何人观察到,来自他身体上的特殊的变化,尤其是当着王海涛的面前。

  对于看到此场景的王海涛来说,又是一阵惊讶,在公司以外的人,没有经过提前预约,还能受到张总亲自热情接待的,可能也就是这个叫方千逸的毛头小子了。就连小方总都是吃过张总的闭门羹的,他在心里不禁对方千逸有些刮目相看了。

  “方龙行?方千逸?”王海涛在心中默念着这两个人的名字,忽然恍然大悟,我说的嘛!怎么感觉一开始见到这个小子,就觉得他很像一个人来着,原来他长得像的是方龙行,小方总啊!那就是说他也是吴亦凡、吴彦祖、冯绍峰的共同体了,难怪刚才觉得他这么熟悉呢!

  在经过了一番比较之后,王海涛终于明白了自己刚开始的感觉了,两个人都姓方,这就不难猜出方千逸与方龙行的关系了,弄了半天他也是“万盛国际”的少东家之一啊!

  如果自己猜得不错,那么方千逸是除了方龙行之外,他最惹不起的主儿了,他可是“万盛国际”第二大股东的儿子啊!幸好自己刚才还不算失态,也没有什么照顾不周,或是不妥的事情。不过这两个兄弟倒是在某些方面很相近,个性洒脱,不受拘束,很随性!

  “可是为什么张总对他的态度如此的亲切呢?立刻见,还亲自去请,放在平时,只要吩咐我把人请讲他的办公室里面不就行了吗?张总绝对不是那种趋炎附势的人啊?他的刚正不阿,这个方面我是最清楚不过的了,难道另有什么原因吗?小方总现在知道方千逸在张总的办公室吗?张总不会是遇到什么麻烦,或是有什么隐情,要在他们两兄弟之间来回的周旋吧?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都回国了呢?不会公司要有什么大的变动了吧?”王海涛在心里面胡乱的猜想着。

  转念又一想:“不过现在不能仅仅凭借自己的胡乱猜测,总要找到事情的真相,这样才能彻底的解决问题的根本。无论是怎么样一回事,我都是要替张总做得更周全才是。无论是谁将会成为下一任的董事长,张总的位置都是不可动摇的。”

  “他们兄弟二人之间会相争吗?会像电视剧里面演的那样吗?兄弟之间为了继承权的问题,斗个你死我活的境地吗?天啊!王海涛你还是不是正常人了,是不是泡沫剧看多了,以后再也不看这些剧情比较狗血的韩剧了,戒了!还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吧,别在这里发神经了。我能做的就是尽快的整理出几个重要的资料,打好提前量,尽量替张总分忧。留心观察公司动态,时刻提醒张总注意便是了。”

  看着两个身材几乎一般高大的两个人,一见面就用法语认真的交谈着,张凤义一边说着,一边把方千逸请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王海涛真是又一次惊呆了,只知道他们说的是法语,无奈却一句都听不懂。

  “王海涛,请到方总的办公室,把今早我放到他那里的资料拿过来。”在张凤义几乎要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时,忽然转身对刚要回到自己座位继续工作的王海涛说道。

  就在这擦肩而过的瞬间,他把握的时机非常的好,而且是用了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的。而此时进入到张凤义办公室的方千逸,也并未察觉到张凤义的“小动作”。就算是听到了,也没有一点儿的违和感不是嘛!

  第一百二十七章 凌乱的步伐

  王海涛点了点头,没有回答,此时只有两个人心里最明白,张凤义指的资料是怎么回事。王海涛清楚的知道,今天早上自己根本就没有往方总的办公室里面送过资料,他很快的领会了张总的意图。原来张总这是想让自己去请方总过来啊!他在方千逸的面前不便于直说,可能是怕真的被方千逸误会,只能用这种方法吧!

  跟了张凤义这么多年,他们之间这点默契还是有的,他迅速的起身去了方龙行的办公室,在得到同意进入后,他便直接的告诉了方龙行他的来意。

  “方总,张总请您过去一下他的办公室,把今早我送过来的资料给他拿过去。另外有个叫方千逸的先生来访,他们刚进入张总的办公室。”王海涛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话说得也很含蓄。但是恰到好处。既提醒了方龙行本人,又把自己完全的给摘除出去了,聪明的方总自是会理解他的意图。

  一个聪明的秘书,在某些事情上,一定是个能把自己置身事外的人,这样不但可以明哲保身,还能走得更长远。知道的太多,将会让自己陷入到很多套中,套来套去,就把自己都给套住了。

  想要柔韧有余的被领导重视并重用,干好本质工作的同时,又不能过多的去加以干涉领导的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网络,在进入之后,还要懂得什么时候该是自己退出的阶段。

  在捞到好处的同时,还要替领导守口如瓶,忠心不二。想领导之所想,及领导之所及,替领导分担所有的烦恼,解决一切麻烦的问题,在擦干自己屁,股的同时,更要帮领导收拾好乱摊子。

  正如王海涛所料,果然他说的话,对于方总来说还是很奏效的,一听到方千逸这三个字,小方总的第一反应就是站起身来连个招呼都不跟自己打,径直朝门口走去,不用猜就知道,他正以最快的步伐朝着张总的办公室移去。

  如果小方总要是会玄幻小说里面所说的武功秘籍,王海涛猜想,他一定会使用穿墙术、或是瞬间移动什么的,就不必大踏步向前急急奔着张总的办公室走去了。

  就仿佛方千逸似恶魔一般,已经绑架了他心爱之人似的。望着他的背影,王海涛的思绪万千,不过很快的收敛了自己的心神。现在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他去处理。

  如果对于公司底层的其他员工,可能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只能从表面上的理解为:方千逸是方龙行的弟弟,那是因为他们可能不了解方千逸到来的真正意义,他们可能不知道方千逸真正的身份。但是对于王海涛这个公司里面,最核心的资料掌握者,这点儿小事儿还是隐瞒不了他的,不由得有了一些危机感,席上了他的心头。

  出了方龙行的办公室,王海涛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他不禁又开始胡乱的猜想:“不管我的种种设想到底对不对,至少有敏锐的嗅觉,也不是什么坏事儿,做好相关的准备,总不至于让自己到时候措手不及、临阵慌乱的好。

  无论他们之间,或是跟别人之间怎么争夺也好,就是想办法不让张总被牵扯进去就好,可是如果真的涉及到了方龙行,张总能够不为所动,袖手旁观吗?如果说他们二人毫无瓜葛,张总完全不用出手,坐山观虎斗便是了,偏偏事情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啊!

  我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呢?不对,让我好好的想一想,最近也没听说方千逸有要回内锻炼的动向啊!似乎是公司里面的所有人,都没有听到过关于他的任何的传闻啊!

  再说了,想要争夺下一任董事长,程序也是很繁琐的,他也不用亲自直接回国啊!在总部任职照样可以啊!是不是我想太多了,不过我还是应该先查一查方千逸的底,看看他此次回国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总要做到万全吧!多疑不能算是太大的毛病,若不是为了张总,我才懒得管呢!”

  王海涛的风险与危机意识,还是从工作中跟他的张总学习的,只是他的所学,有的时候都没有用到太有用处、太正经的地方,都用在了他心仪的张总的身上了,也不枉他这么多年,默默付出并执着的深爱着某个人了。

  也难怪他会如此,爱情的力量就是这样伟大啊!领不领情是别人的事,自己做不做是自己的事,王海涛就是个只懂付出不求回报的老好人。为了护他的张总的所有安危,不惜尽到自己最大的努力,也难怪最危机的生死关头,他会把生还的机会留给他心爱的人。

  这边,方龙行因为走得急,没顾得上王海涛的友情提醒,直到来到王海涛的办公桌前,他才注意到这个问题,便随手从王海涛的办公桌上随便的拿起了一个文件夹,直接就朝着里间的办公室走去,就连门也没有敲,就直接进入到了张凤义的办公室。

  一见面,张方二人四目相对的瞬间,两个人就已经都心照不宣了。方龙行已经明白张凤义的用心,他是不想单独的跟方千逸接触啊!是对自己的尊重吧!还是真把自己当成醋坛子了!总之无论是什么,尊重自己的爱人,总是好的,方龙行还是为此感到开心的。

  他的爱人还是能够做到,时时刻刻都在记挂着他的感受的,能做到这一点,好有什么不知足的呢?更是无可挑剔的。他对张凤义的举动还是很满意,并在心中大加赞赏的。

  “千逸你什么时候来的?不是跟导游玩儿去了吗?”一见到方千逸,方龙行的脸上立马露出了非常惊讶的表情,并询问道。就好像是他不是要故意过来似的,在张凤义的办公室里面能够看到他,似乎是自己意料之外的事情似的。对!方大少爷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戏,就是应该这么演的。

  “中午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听你说凤义大哥,今天也来上班了,就连午饭都没有吃,我这不是有些担心嘛!就早点儿过来看看他了。因为着急想看看他,就没有去你那边先打招呼,直接来张哥的办公室了,本来旅行社还有其他的安排,都让我给推了。”方千逸倒是一点儿都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

  “凤义,这是上午你让王海涛送过来的资料,王海涛说是下午过来取,迟迟也没见他过来,我全部都看完了,觉得里面还有些地方需要改动的,就直接过来跟你说了。既然千逸来了,我们就不要先谈工作了。先陪弟弟聊一会儿。”说着方龙行便把从王海涛办公桌上拿来的文件夹,放在了张凤义的办公桌上。动作非常的连贯,真像一个非常专业的演员,之后便转身对方千逸说道:

  “千逸,说说今天你们都到哪里去游玩儿了?”

  “去哪里游玩儿都没有心情,害得我惦记了他一整天。”说着方千逸用一种充满极其怜爱的眼神,看着张凤义。

  “你看,我这不是很好嘛!”张凤义非常和蔼的说道。

  “小屁孩儿,他是我老婆,要关心也得是我,还轮不到你呢!”方龙行见他如此说,脸上故意装作非常不满的样子,瞟了方千逸一眼,并走到张凤义的身边,把他搂在怀里,在他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秀恩爱嘛,这恩爱可不是秀给方千逸看的,是他此时真的想要搂住那个人,他是在心疼自己的宝贝好不!

  “哥,这话可是不能这么说的,怎么轮不到我,我可是你们的兄弟,你们的亲人,家人你懂吗?难道我还不能关心一下我的嫂子了?你们还在那里秀恩爱,真是辣眼睛,就欺负我没有爱人了是不?”

  “那我就要谢谢你了千逸,我们的好兄弟。你哥这不是想在你的面前秀恩爱,是他这个人见到我就想动手动脚的,他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太爱粘人了,像个小粘豆包儿一样的,甩也甩不掉,你莫要见怪。”张凤义面带微笑,非常温和的说道。心里面到底更在意谁,不言而喻。

  “如果我要是亲口承认,让你受罪的人是我,你还会这样待我,并对我说谢谢的话吗?”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方千逸啊!方千逸!不会吧!你这是要干什么,是诚实,还是想拆你老哥方龙行的台啊!馊主意是你出的不假,可是实际操作的可是你那个大活宝大哥啊!有没有搞错啊!你的那根神经错乱了吗?怎么不搭好你的每一根神经,就跑过来搅局来了?

  “………………”张凤义一时无语,接话?还是不接话?这真的是让人感到很尴尬的事情啊!

  “这孩子怎么会这么说?明明让我受这罪的是你大哥,为什么要往自己的身上揽呢?等等,这是什么情况?合着是你们兄弟二人联起手来想要耍我的嘛?方龙行!你等着!回家由你好瞧的,罚你跪搓衣板,不,是绕着客厅的地毯跪爬一万圈,然后边爬边说:‘对不起,是我错了。’这才能解我心头之恨。”张凤义头脑里迅速的思考着。

  第一百二十八章 刮 目 相 看

  “千逸,你小子,在这说的什么鬼话啊?”方龙行一见张凤义一脸疑惑的神情,似乎还在那里憋着气似的,便忍不住开口道。如果自己不及时道来,还指不定要弄出什么乱子来呢!

  他一个劲儿的给方千逸使眼色,可这个小家伙,根本就不理会他,一眼都没有看他,还不解风情的在那里继续着他的个人观点,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架势,方龙行觉得这下自己是真的“死”定了。

  “我是说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怂恿我哥,你昨晚也不能……不能……”方千逸的脸已经有些涨红了,早上的时候他已经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懊悔了。可是如果不说出来,不当面跟张凤义道歉,这块大石头就一直都压在他自己的心里,永远都不能让他感到轻松。

  至于他的老哥的处境嘛,他是无从顾忌了,既然老哥,做都做了,便宜都让他一个人占了,自己也不至于再受心理上的煎熬了。他才不管什么天下大乱什么的呢!乱就乱吧!那是老哥他自己家里的家务事,是他们两口子之间的事,看热闹的,当然是不嫌事情闹得大了。

  此时正盯着他看的那两个人此时都已经明了,他说这话的意思了。张方二人又是相互对望了一下,四目之间简短的做过交流之后,张凤义首先开口道:

  “不然你以为是自己的错了!”张凤义审视着眼前这个可爱直率的弟弟,真的也对这个小家伙刮目相看了,如此的坦诚,心思纯净,这才是天真烂漫的童心啊!不禁对他又多了几分爱怜,语气没有任何的质问,反倒是柔和。

  看看人家,那叫一个配合的默契啊!本来一个心虚的要命,唯恐天下大乱,媳妇发飙。本来一个已经是恨得牙根儿直痒痒,恨不得把那个人像撕纸一样的撕成碎片,可在外人的面前,还能摒弃个人心中的一些小想法,一致对外,配合的非常完美、无懈可击、天衣无缝,

  “对,错都在我,就是我在那里胡乱的出主意的,才让你的身体承受到这么大的痛苦的,张哥你能原谅我吗?”方千逸觉得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自己当然还要更加的坦诚一些。

  “没有怨恨,何谈原谅?你自是不必介意,如果非要说到原谅二字,还不如让我直接对你,说些感谢的话。”张凤义已经是明白了方千逸对自己的心意,再看不明白他就是个傻子,这孩子看自己的眼神太不正常了,他是不会给这个小家伙儿一丝的机会的。

  如果不及时的处理跟他之间的关系,让他对自己断了这份念想,绝对是不行的。他可不想让他的龙隆为难,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可以日后从长计议,秋后一起“算账”。但是方千逸这个麻烦,他必须亲自的解决掉。

  “感谢?怎么会?这错,明明在我。若不是我的怂恿,大哥他绝对不会对你不敬。”看到眼神柔和下来的方龙行,方千逸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觉得有必要给大哥给摘出来。

  “千逸,你听我说,我真的应该感谢你,如果没有你起到我们感情的‘催化剂’的作用,我可能至今还看不清自己对你大哥的感情,我是真的很爱很爱很爱他。

  我们两个人睡在一起是早晚的事情,既然这样,我不介意时间提前了,如果时间没有提前,以后我恐怕会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所以我们都要好好的感谢你才对!你说是不是龙行?”

  说完,张凤义非常深情的望了一眼他的爱人,并征求了方龙行的意见,显然是非常尊敬并爱戴他的另一半儿。

  “对,谢谢你千逸。你也不要把此事放在心上,因为你的帮助,已经让我们的感情迈向了一个崭新的阶段。正如你张哥所说,我也更加的看清了自己的心,也知道该怎样面对我们今后的生活。”方龙行非常配合张凤义,对一脸悔意的方千逸说道。

  “可是,可是……我还是不希望凤义大哥身体上承受痛苦的啊!”

  “你是指我身体上的痛楚啊!我告诉你这真的不算什么,最痛苦的事情是心灵上的痛苦,而不是身体上的痛苦。而且你看,我现在不是很好的吗?”张凤义一脸幸福的看着方千逸,开心的说道。

  “你真的确定自己现在很好吗?”方千逸一脸疑惑的看着张凤义,喃喃的问道。

  “当然了,我怎么可能是因为安慰你才说这样的话呢!用你的心回答我,你告诉我,我们是不是相爱的?”张凤义凤眼微挑,非常认真的盯着方千逸的眼睛,似是要给他催眠一般。

  这才是张凤义最想对他表达的重点,他要让方千逸明白,他跟方龙行才是一对儿真正的恋人,他爱的是他的大哥。

  “相爱是一定的!”方千逸被他的眼神给冰冻了,他从心底发出了这句非常肯定的话语,虽然他觉得心里面涩涩的,但是他不得不承认,在张凤义的心中,没有别人,更不可能装下别人,只有他的大哥。

  “这就对了嘛,我们只是做了:爱人之间该做的事情。你又何必自责?何必要有心理负担?”张凤义直接说出中心思想,简单扼要的扣题,这才是他的真实目的。并借着此话让方千逸明白,对于他来说方千逸你就是个外人,介乎于我们感情之间的外人。

  如果不够果断,如何断了他这份不该有的念头呢?这孩子不单单只是对自己开玩笑的,他是认真的,对自己抱有着非常认真的感情,张凤义只会接受方龙行对自己的感情,别人的感情,是不可能接受的。

  “你是说,你是自愿的?你是心甘情愿的?”方千逸不甘心的追问道,即使他听出了那个人话里话外想要表达的意图。

  “不然你认为呢?”张凤义看着他的眼睛,不带一丝的感情,甚至是有些冷,且淡淡的说道。

  “他真的没有强迫你?”方千逸还有些不死心的问道。

  “小屁孩儿,你觉得我会强迫他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吗?”方龙行见到他如此的追问,并纠结在这一问题上,便不再旁观,非常认真的问了方千逸这个问题。

  “你不会是认为,他做了强迫我的事情了?”张凤义也觉得这孩子实在是有些较真了,可是他要让他对自己彻底的死心,又不得不配合,继续着这一话题。换做是别人,他相信自己绝对没有这个时间跟耐性,这要不是为了让方龙行不难做,他才不会这么无聊呢!

  方千逸看了看两个人,点点头。

  “好小子,你就是这么想你哥我的啊!我还真得好好的,收拾收拾你了。当初我怎么就没有学医呢!真想给你的脑子解剖一下,看看里面到底都是怎么生长的。”

  “这是脑子有病吗?这是心病好不好?瞧瞧你那样子吧!你看我张哥,多体贴、多温柔啊!”

  “我看真是心病,而且还病的不轻,哎呀!我的亲娘啊!得钱治了。要不哥给你找个全上海,最出名的心理医生给你瞧瞧怎么样?”

  “千逸以后都不要再责怪自己了,我真的是心甘情愿的,不然你认为如果我要是不同意,会是什么样儿的结果呢?”张凤义担心方龙行把话题给扯远了,便再一次补充说明道。

  “是啊!媳妇大人很生气,后果会很严重哦!”方龙行见张凤义这么说,立刻过来给他说的话填缝儿。

  “哈哈哈,看到你们这么好,我就不应该担心呗,不过说出来,我的心里真的就好受了,没有任何的负担了。”方千逸彻底懂了张凤义的意图,故作镇定,并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

  “这就对了。”张凤义在后面又加了一个肯定句,板上钉钉、斩钉截铁的做好了一切的防御工作,他的工程就此完毕。

  “既然这样,二位的心意我就当之无愧的领受了,那么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你们的谢意吧!你们两个人为了表达一下对我的谢意,是不是要考虑请我吃一顿大餐啊?”

  刚才还是一副小可怜模样的方千逸,马上来了一个川剧大变脸,喜笑颜开如孩童一般。如不是这样强装镇定,他自己恐怕就真的是颜面扫地了,在张凤义的面前,他发自心底喜欢的人的面前,他可以输,但是一定不可以输得太惨。

  “方家好歹也曾经是老上海的一个名门望族吧!这脸啊!可都让你一个人丢得,不要不要的了!”方龙行见他阴转晴,为了活跃气氛,便有些玩味儿似的,挑逗着这个比自己小十二岁的弟弟。

  第一百二十九章 整我?拯救?

  “要说脸皮厚,我还跟你这个大哥,差得很远很远的好不好?我这不是深得大哥你的真传吗?我一个洁白如纸的小孩儿,从小到大能跟你学成这样,我容易嘛我?”

  “看出您老人家的不容易来了,真是太不容易了,阴魂不散的都追到中国来捣乱了。幸好我媳妇深明大义,要不然还指不定让你给搅成一锅粥了。”

  “这叫和稀泥好不?凤义大哥还夸我来着呢!”方千逸骄傲的扬起了头,一脸得意的样子。

  “还和稀泥呢?我看你是借机瞎搅合,兼敲竹杠吧?”

  “怎么?你不愿意啊?你可知道想请我吃饭的人都得排着队等,小爷我今天肯给你赏脸,你就得偷着乐,我可是日理万机,业务繁忙,非常没闲余时间地。”

  “那你以为,哥哥我也愿意陪着你玩儿呗?”

  “实话实说,你要是想陪我,我还真的不愿意呢!我是看在凤义大哥的面子上,才肯赏脸的。要不这样,如果你肯,我就把张哥给领走,我请客!不让你们家里的花一分钱,你看怎么样?”

  “想得美,我方龙行的人,你说想要领走就领走?你当我是空气嘛!或者还是摆设啊?还只是当我是一个专供摆设用的盆栽?要想领走他,得看看我同意、还是不同意?”

  “说你是一个偏执狂,都是对你的恭维了,说白了你就是一个控制狂兼小气鬼,非常小心眼儿的小气鬼。”

  “在爱情的里面每个人都是狭隘的,爱之深,情之切。越是爱,越是关怀,越是介意,也越容易吃醋;越是爱,越想占有,越拉小圈圈,也就越排外,爱就是自私的想要独自的占有。”

  “还别说大哥,你对爱的理解,倒真是让兄弟我刮目相看。不过凤义大哥,你也知道现在我大哥到底是怎么想的了,他这个人会为了爱而疯狂,一旦让他爱上了,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同时也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你一定要小心的应对你的枕边人了,此人非常的危险,具有创造与毁灭的双重性格。”

  方千逸看了一眼站在方龙行身边,此刻如仙般梦幻飘渺、拥有着绝美容颜的男子担心的说道。

  “小屁孩儿,我有那么危险吗?不要吓到我家的大宝贝。你是闲着没事儿做,非得挑起我们二人之间的一些争端才开心吗?”不等张凤义开口,方龙行抢先说道。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好心提醒凤义大哥的同时,也是希望你会有所收敛,一定要对他好,如果有一天你若是收不住,我敢保证你们的二人世界里,一定会天下大乱的。”

  说完方千逸神秘的微笑着,并死死的盯着张凤义看,他希望此刻能听一听张凤义的想法,这是他唯一能为他们做的了,除了各个方面的成全,就是成全。对他,自己不能越界,只能在界线外送上关怀。

  他希望两位哥哥都能从彼此的身上找到幸福,他太了解自己的大哥了,同时他也不希望张凤义受到任何的伤害。没有第二人可以像他这样,在他们彼此之间,如此开诚布公的谈论关于他们的感情了。

  他想通过一些心理上的暗示,让张凤义能够明白,纵使是前方的路再难走也一定要坚持到底,方千逸是担心他会受到伤害,据他本人前后对张凤义的了解与观察,他的确发现了他太仁慈,这种太顾及别人的仁慈,反过来就会如利刃一样的会去伤害到他自己,就是太知道他现在的处境,方千逸才想要插手管一下的,若不是因为跟他一见钟情,以方千逸的性格,是不会有闲心管这些事情的。

  “谢谢你,千逸!虽然我是个不会轻易许诺的人,但是一旦许下的诺言,我就一定会遵行,如果真的会像你说的那样,有一天我们的世界不会再有安宁。我会向你保证:如果真的注定有一个人要受到伤害,那么这个人一定是我,而不是他。”

  说完张凤义温柔的看着他深爱的方龙行,眼中全是柔情、依赖、与不舍。这个眼神是对方龙行的特殊待遇,没有任何人会受到如此高的待遇,更不可能给任何人看到。

  张凤义已经猜到了方千逸言语里面暗指的意思,他看到了兄弟如此的爱着他的大哥,对自己也是一样的偏袒,若是让这个弟弟失望就不好了,只能先做出自己的承诺。他不怕天下大乱,最主要的是当他们的世界将会因为某些事,变得不再安宁,那么,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放手,竭力的保护方龙行的安危,不能让自己成为他的负累。

  “胡说!要受伤也是我,不是你!凤义我们一定要携手共同进退,既然话都已经都说到这种程度了,我们还有什么不能正确面对的呢?还有什么问题不能共同去解决的呢?”

  “我说这些话的目的,不是让你们哪一方受到伤害,是让你们一定都要携手全身而退,不要过多的计较事情的发展过程,我要看到你们在一起的美好的结局。”方千逸有些着急,他觉得他们二人似乎是会错了自己的意图,便出来解释道。

  他的计划就是帮助他大哥完成心愿,是彻底的成全他们两个人,他最担心的就是一旦,他大伯知道了此事,如果是持有反对的意见,他要保证,这两个人必须要共同的进退,不能轻易的说放手就放手。

  以他对张凤义的了解,这个“书呆子”一定会自己首先退出的。那是因为他太爱他大哥了,为了他大哥,他宁肯牺牲他自己,都不会懂得保护、保全自己。

  在没有太好办法的情况下,他自己只能做这两个人的小助手了,为的就是让他们真的如愿以偿的生活在一起。更是为了使他自己悬着的心放下。事情一天不得到完美的解决,他就不会安心。他现在必须用计策、花点小心思,让张凤义真的学会为自己考虑、打算。

  “谈何容易?”张凤义听了他的话,不禁苦笑道。

  “凤义大哥,现在最主要的是,看你的态度。”

  “身不由己,进退两难。”

  “是你考虑的太多了。”

  “如果是你在我今天的位置上,还会说的如此的轻松吗?”

  “我不管!我只想看到结果。”

  “结果我们不是孤立的,不能任意妄为!”

  “不要让这些枷锁,绊住了你们前进的脚步。”

  “这不是枷锁,也不是负累,这是我们的责任。”

  “责任?为了对别人负责任,而不惜牺牲自己的幸福?凤义大哥,我对你真的是刮目相看啊!不过你要学会保护你自己,为了自己的幸福竭尽全力的去争取。有的时候,人要学会自私,学会当仁不让,自私一点,没有什么不好的。”

  “那不是别人,是我们的父母双亲,我们的至亲,我们的血亲!含辛茹苦把我们养育成人的父母,我们心中最可亲、最可爱、最可敬的人啊!你可知道,他们对我们寄予了怎样的厚望啊?我们怎么可以置他们于不顾?怎么可以太过于的自私?”

  方龙行的父母,始终都是张凤义心中难以过去的坎,他是真的不想去伤害他们二老,在面对着这两位慈祥如父、如母的亲人面前,他又怎么可以自私?怎么能够自私?又有何种理由专顾自己?

  “凤义大哥,我明白了!不管怎样,我都希望你们能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总之现在只能是瞒过一时,绝对的瞒不了一世。不过,现在能瞒一时是一时,问题总会是能得到圆满的解决的。”

  “这也是我最担心的地方,我的情况你也知道,我可以毫无顾忌的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可是你大哥不行,也绝对不可以,我不能让他背上不仁不义的罪名,我要他拥有完美的人生,不留任何的污点。”无论从什么方面考虑,张凤义始终都是把方龙行放在了第一位。

  “那你宁肯自己承受所有的结果?”

  “是的!”张凤义斩钉截铁的回答道,他的目光里面闪烁的全是坚毅,没有给自己留有一丝退却的余地。是啊!他爱方龙行极尽疯狂的地步,为了他的爱人,让他立刻去死都可以。

  “凤义,不可以,要是面对,也是要我们两个人一起去面对。”

  “不要做出让我们都后悔的事情,那样我不会原谅你,到时候我们就真的走到头了。”

  张凤义这不是对方龙行的残忍,乃是对自己的残忍,这种为了爱人,牺牲自己幸福的精神,是有点儿傻,不过也正是他的优点,他的可取之处,试问天下,还有几个人,会像他一样傻呢?

  第一百三十章 不是神话也完美

  “那你想让我怎么做?”听他如此说,方龙行的情绪有些激动,他的爱人不但是呆,还傻,不过这种傻,他喜欢。说多了毫无任何的意义,他明白了这个呆子要表达的意思是什么了,于是方龙行就干脆的直奔主题,在问题没有解决之前,先解决内乱吧!他的娇妻自己还没有搞定呢!这毒瘤如果不从那个人的心中拔出,始终都是个事儿。

  “按着我设定的模式去做,娶妻生子。”这是张凤义经过了这段时间总结出来的解决他们之间问题的最终结果,尤其是经过了昨天晚上之后,他便下定了这个决心。

  他太爱方龙行了,这是他唯一能为他做的了。爱,不就是要有所牺牲的吗?如果注定要牺牲,那么就让他自己来牺牲好了。他并没有忘记,那晚他们在黄浦江边的谈话,他更没忘记自己曾经的想法,他更想让自己一个人占有他,可是那太自私了不是吗?

  张凤义认为:自己该得到的都得到了,还要一味的索取,而不付出吗?或是因为自己,而使方龙行陷入到两难的境地吗?在方家父母没有知道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之前,他要尽快的说服方龙行,答应他的请求,自己做个“幕后”也没有什么不好。

  “不行!那样你会太委屈了自己,我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傻子,你都忘记了我是怎么跟你说的了吗?这种想法你都不应该有,知道吗?一切都交给我去做,相信我会处理好。”

  “不要为我考虑的太多,这是我自愿的,选择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了这个方面的准备了,只做幕后,不做人前。”张凤义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心如刀绞,试想谁会愿意将自己的爱人拱手送给别人?而他为了使结局更近乎于完美,只能这样的选择,实属无奈。

  可能是自从昨天晚上之后,他就越发的觉得自己的自私了。其实更多的成分是他更加的害怕失去方龙行,这是一种得到了之后的空虚感在作祟,人太在意一些事物的时候,往往就更加的把握不好了。他怕自己会真正的有一天会失去他,那么还不如做个幕后好,这样至少他有一半是属于他自己的啊!他的心中也很矛盾,很复杂。

  当一个完美到几乎不能再完美的人,已经发现了自己的不完美,当一个目空一切不为世事所动的人,忽然间有了牵挂,那么他的神话,就将不再是神话,张凤义本人就完全的“毁”在了他的爱人手里。幸好方龙行是同样深爱他的,要么张凤义的结局将会是惨不忍睹的。爱情真的是要:“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

  “你是不是疯了?我怎么可以放弃你,而不顾及你的感受呢?”

  “不然,还有更好的办法吗?”张凤义突然间凤目微挑,极具魄力又充满了魅惑的看着方龙行,仿佛要把他看穿了一样。不过听到他的爱人如此说,张凤义还是非常的开心的,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只要你肯,一定有!”方龙行盯着那双帝王之眼的明眸,没有一丝的退却,他眼中忽闪着的是清澈湛蓝的天河之水,里面尽是柔和、包容,似是要用它洗涤、净化张凤义的心灵一般。

  “不行!你一定要名正言顺,光明正大的过完你的今生。”正因为如此,张凤义才更加的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他要对得起那双星眸的主人,因为他的剑眉对于自己来说,毫无任何的杀伤力,反而看到的都是柔情蜜意,似自己完全被爱笼罩、包裹一般。

  “我的今生就是要跟你名正言顺、光明正大的过啊!”此时,方龙行眼中的天河之水,似乎是达到了沸腾的顶点,一如烈火般的,想要吞噬张凤义的帝王之眼,他是铁了心的想要让那个呆子知道自己的想法,并想当着弟弟的面前,把话说清楚。

  “话不投机,千逸,我们走,去吃饭,不带他,我请客。”张凤义知道,在这么聊下去,只能是动摇自己的决心,便不再想继续了。

  “我看这饭还是不要去吃的好,要不我自己先回去吧!你们两个人先好好的聊一聊,一定要心平气和哦!”说着方千逸就要自己单独的溜之大吉了,要不留下来真的会很尴尬。本想着凭借一己之力,能够推进事态的发展,结果弄得一团糟。他在心底,还是设想了很多的计划,不过现在恐怕是很难实施了。

  “站住,要走一起走,我请客,谁也不许抢,跟我在一起,岂有让你们花钱的道理。”方龙行定了定心神,收敛了一下激动的心情。

  “哥,如果没有搞错的话,我们是一家人哦!谁花钱还不一样,这顿饭,我来请客,做你们两个人的和事老吧!”方千逸调皮的笑了一下,并做了一个鬼脸。

  “还和事老呢!就是一个光头小灯泡儿。亲爱的我们的事,就谈到这里吧!你也不要太过于执拗,办法总会有的,不求别的,我只是希望你能够,快乐安心的过好现在的生活,不要考虑的那么远。”

  说着方龙行便把张凤义轻轻的抱在了自己的怀里,用唇轻轻地吻在了他的额头处。在张凤义的耳边轻轻的耳语着:“宝贝儿,要乖,老公一定会找到解决问题的最好的办法,相信我哦。”

  他知道张凤义是认真的,但是他不想再跟他理论下去了,问题出在自己的身上,要解决了才行,他要去解决所有的问题,而不是让他心爱的人心中难受。他需要时间,现在首要的就是先稳住这个“小阿呆”,是他最应该做的事情,其他的事情再从长计议吧!

  “真是太眼气人了吧!你们真的是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的饥饿啊!秀恩爱,以后就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秀吧,不要再当着我的面前了,幸好我的小心脏跟人民币一样的坚挺,要不非得心脏病复发了不可。”

  方千逸看到两个人陷入到紧张的气氛后,一个劲儿的在这里调节空气,就是想让张凤义把注意力转移,别胡思乱想,同时他的心中已经又列出了一系列完美的计划。

  “瞧你这副大身板子,像个小牛犊子一般,还心脏病呢!我看你得的是好动症吧,跟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儿。还是闪闪亮的小灯泡一个。”

  “不跟你这个幼儿园大班的小朋友玩闹了,凤义大哥你说想吃什么,我们就去吃什么。”

  “我是无所谓了,你们想吃什么,我作陪就是了。”张凤义被方龙行抱在了怀里,心绪平复了不少,听到方千逸的提问,柔柔的说道。

  “那可不行,你现在不能吃的东西太多了,尽量要吃些清淡的东西,要不可是会……总之你是懂的!”

  “其实我真的不想吃东西了,我只是陪着你们便好了。”

  “那也不行,身体怎么能吃得消呢!我哥会心疼的。”

  “没事儿的,以前工作忙的时候,也是没有时间吃饭的,饿几顿不会有什么问题,反而会更健康的。”

  “依我看,还是回家吃,为了惩罚方龙行这个大恶人,我们就让他给我们做一桌子的好吃的,上外面的餐厅吃,太便宜他了。”

  “方千逸,有你这么做人的嘛!想要吃我做的菜就直接说,不是自称自己不会委婉的说话嘛!”

  “我是不想让你活得太过于浮夸,还是谦卑点儿好。我们肯赏脸吃你做的饭菜,实乃你之荣幸也。”

  “有这么玩儿人的吗?不服你也做给我吃啊!我也勉为其难的捧捧你的场子好了。保证代表月亮消灭掉你做的食物。”方龙行也在这里尽量的调节刚才这紧张的气氛,便非常配合自己的弟弟。

  “有你这个顶级大厨在,还有我这个小虾米冒泡儿的份了吗?”

  “要想吃什么东西自己动手做,我练就的手艺是专门伺候我老婆大人用的,跟你没一毛钱的关系。”

  “我借凤义大哥的面子还不行啊!好歹我也算是个你们家里来的客人不是嘛!赏口残羹剩饭的总该行了吧!再说了,哪有你这样的待客之道啊?凤义大哥,你快管一管你家这个不靠谱的男人啊!”

  “我觉得我们的待客之道还可以啊!想吃我做的饭菜,那就得我家老婆大人发话,他要是同意了,我们就回家里面吃,他要是心疼我,那我就没有办法了。”

  “我同意回家里吃晚饭,龙隆我不是不心疼你,而是我想回家里躺一会儿,那样也许会比坐着舒服很多,更何况我现在真的是不适合过多的走动。”

  “凤义大哥,还是你最心疼我了!哈哈哈哈哈,晚上又有好吃的东西了,又能吃到方大厨做的好吃的了,真是太好了!”

  “怎么感觉,你说的话,就像是‘熊出没’里面的熊二呢!”

  “因为我的亲大哥,你就是个熊大啊!走吧!我的小翠花嫂子,我们回家吧。”说着方千逸就去拉张凤义的手。

  “快把你的脏手拿开,我老婆的手也是你能牵的嘛!”方龙行的老虎钳子,非常轻松的就把方千逸小朋友的手给拿开了。

  “小气鬼,小气鬼,牵个手也不让。”

  方龙行把张凤义的手拉起来,就往办公室外面走去,把方千逸小朋友丢在了后面。

  “走那么快做什么?等等我。”方千逸快步的追了上去。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